神通广大的太白君

我在鼓楼的夜色中

为不可言状的仪式感干杯